<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久久小說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加大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暗夜將至_分節閱讀_第1節
    小說作者:爾東水壽   內容大小:579 KB  下載:暗夜將至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6-03-09 12:41:00

    書香門第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

    《暗夜將至》

    作者:耳東水壽

    【簡介】

    當人的靈魂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會衍出來一種近乎于神的能力。

    在我們這個世界當中,

    隱藏著擁有這個超級能力的人群。

    我即將要告訴你的,是其中一個人的故事。

    =================

    第一章 暗夜No.1——門羅

    紐約,曼哈頓地區一座高級寫字樓頂層的一間豪華辦公室里,一個肥胖的白種男人正在對著面前一桌意大利風味的美食狼吞虎咽著。當他用一杯紅酒送下了口中的意大利紅燴之后,用不屑的眼神瞟了一下面前一位五十多歲花白頭發的中年人。

    “你說你叫門羅?”肥胖男人說話的時候,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桌子上的一張名片上面。名片用英文和拉丁文雙語寫著幾個簡單的詞組--暗夜--No.1--安德里亞斯。門羅。

    “是,不過弗雷多先生感興趣的應該不是我的名字。”這個叫門羅的中年人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手表之后,繼續說道:“該說的事情我已經說完了,不知道費雷多先生您的回答是什么?”

    “你說有人出兩百萬美元要買我的命?”肥胖男人費雷多一邊繼續向嘴里塞著食物,一邊繼續說道:“還說了什么?我吃東西的時候血液都在胃部,這里的供血不足……”

    說話的時候,弗雷多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隨后接著說道:“再說一遍,剛才我沒有聽清楚,這次說的慢點……”

    弗雷多話里明顯帶著嘲弄的語氣,不過門羅臉上沒有絲毫惱怒的表情,微微一笑之后,說道:“弗雷多先生您需要的話,這個當然沒有問題……”

    說到這里,門羅頓了一下,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墻壁上幾個攝像頭之后,繼續微笑著說道:“我這次來是代表暗夜向弗雷多先生通報一件事情。三天之前,有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先生,以兩百萬的價格委托我們,要在一個禮拜之內結束弗雷多先生您的生命。不過以暗夜的規矩,您還有一次贖回自己性命的機會。如果您自愿拿出來一倍的自贖金,也就是四百萬美元的話。未來一年弗雷多先生您將在暗夜的保護之下,沒有任何個人或者團體可以窺探您的生命……”

    “哈哈哈哈哈……咳咳……”門羅的話剛剛說完,弗雷多就開始放肆的大笑起來。不過笑了沒有幾聲,就被嘴里的食物嗆到。猛烈的咳嗽了幾聲,等到緩過來這口氣之后,才對著門羅說道:“你以為我西爾維奧。費雷多是沒見過市面的鄉巴佬嗎?我十四歲就開始殺人,二十五歲就有人懸賞要我的性命。不過現在我還坐在這里享受人生,而想要我命的那些人卻都見了上帝……”

    說到這里的時候,弗雷多將桌子上面的名片拿了起來。重新看了一眼上面的內容之后,將手中的名片甩了出去,隨后很是囂張的看著門羅繼續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種下三濫的伎倆,先是編了一個所謂暗夜的神話。等到把我嚇住之后,再向我詐騙四百萬美元……”

    這次沒等弗雷多說完,門羅先站了起來。將落到腳前的名片撿起來重新收好,隨后沖著弗雷多笑了一下,說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弗雷多先生你自愿放棄了自贖的機會?”

    費雷多沉默了一會之后,抬頭看著門羅說道:“起碼你也要拿出來一點誠意來證實你們不是騙子,把你們雇主的名字說出來,是誰要花兩百萬來要我的性命。”

    “抱歉,這個我幫不到你”門羅微微一笑之后,繼續說道:“不出賣雇主是暗夜最基本的守則……”說話的時候,門羅再次坐到了費雷多面前的椅子上。

    費雷多冷笑了一聲,不過這個答案似乎并沒有影響他的食欲。費雷多一邊向酒杯里面倒著紅酒,一邊對著正微笑看著他的門羅說道:“那就滾吧,混蛋!在我沒有改變主意把你的腦袋擰下來之前,從我的房間里滾出去……”

    就在弗雷多最后一個字出唇的時候,門羅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隨后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真的不喜歡這樣做……”

    就在門羅最后一個字出唇的時候,他周圍的景物突然靜止了下來,費雷多手中的酒瓶保持著將紅酒倒進酒杯的動作。準確地說,是整個辦公室所有的景物都突然處于在靜止狀態。就連從酒瓶當中奔流而出的紅酒也瞬間凝固住了,所有的一切看起來就像是一副靜止的畫面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門羅突然動了。他幾步走到了費雷多的面前,嘆了口氣之后,自言自語的說道:“我真的不喜歡這樣……”說話的時候,門羅已經將右手修長的食指伸進了費雷多的嘴巴里,很熟練地將嘴里的食物殘渣捅進了他的氣管里。

    隨后,門羅將滿是黏液和食物殘渣的食指在費雷多胸前的餐巾上擦了擦。這才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當門羅的屁股接觸到椅子的一瞬間。辦公室里面的靜止狀態突然消失,“咣當!”一聲,費雷多手中的酒瓶已經扔到了地板上。就見他的兩只手拼命抓著自己的脖子,一邊劇烈的咳嗽,一邊在咳嗽的間歇不停的往嘴里吸氣。

    不過費雷多使盡了吃奶的力氣,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空氣順著氣管到達他的肺里。只是偏空的功夫,這個肥胖男人的臉色已經變成了和豬肝一樣的顏色。這時候,他辦公室的大門突然從外面被人打開,費雷多的保鏢們闖了進來。為首的一個人將已經從費雷多的腋下將他架了起來,隨后在其他幾個人的幫助下,開始一下一下顛起費雷多來。

    “先生們,依照費雷多先生現在的情況,我建議打電話叫救護車來。”看著那幾個保鏢不得其法的動作,門羅站起來對著這幾個膀大腰圓的男人繼續說道:“費雷多先生應該是被食物噎到了,如果救護人員早點來的話,他還有救……”說話的時候,門羅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嗨!這事沒有查清楚之前,你不能離開!”其中一個保鏢見到門羅要離開的時候,就要過去攔住他。不過還沒等他有所動作,為首的保鏢頭目就一聲大喝:“別管他!剛才我們幾雙眼睛盯著監視器,老板是自己噎到的,和這個人沒關系……”

    十五分鐘之后,當急救人員趕到現場的時候,西爾維奧。費雷多已經因為‘意外’氣絕身亡。

    又過了幾分鐘,當門羅出現在寫字樓外面,準備走向停在路邊汽車的時候。他的身子突然頓了一下,隨后突然回頭向著自己身后的半空中看去,沖著著旁邊街區一棟大樓樓頂詭異的笑了起來。

    就在那棟大樓的樓頂,一個手握狙擊步槍的槍手隱藏在通風口里,瞄準鏡的十字靶心正對著幾百米外門羅的腦門。從瞄準鏡里見到門羅的笑容之后,狙擊手的身子莫名的顫抖了一下,一股不祥的預感頓時充斥全身。

    就在狙擊手穩住了心神,就在他即將要扣動扳機的時候。本來已經固定在十字靶心的門羅突然憑空消失,狙擊手嚇了一跳,調整槍口查看了周圍一圈,哪里還有門羅的身影……

    片刻之后,狙擊手突然明白過來,將手中的狙擊步槍一扔,同時從通風管道里面鉆出來,轉身就要往樓梯口跑去。不過就在狙擊手轉身的一剎那,身子猛地僵住一動不動的呆立在了原地。就見剛才還在他槍口下的門羅,就在這十幾秒的時間里,竟然已經站在樓梯口,上下打量了一眼槍手之后,門羅微笑著說道:“說出來你的老板是誰,我就……”

    門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槍手的臉色和其他裸露在外的膚色都瞬間變得赤紅起來,槍手的臉色也因為因為極度痛苦而變得扭曲起來。門羅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之后,向后退了幾步,說道:“連后路都斷了,真是把什么都算好……”

    門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槍手的身上突然“呼!”的一聲著起了大火。槍手只是哀嚎了兩聲之后,便一動不動的倒在了地上,任由那熊熊大火將他燒成了灰燼。只是幾十秒鐘的功夫,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便成為了一堆灰白色的焦灰攤散了一地。

    門羅見到這幅場景之后,臉上的表情反而輕松了起來,原地轉了一圈之后,又將目光對準了地上的那攤焦灰上,自言自語的說道:“火的能力者嗎?遠距離操控,還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第二章 別無選擇

    四十八小時之后,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島二十海里的海面上,停泊著四艘豪華的游艇。其中最大一艘游艇的船艙里面,對面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正是兩天前殺死紐約黑幫老大西爾維奧。費雷多的門羅,門羅的對面坐著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戴著眼鏡的白種男人,這個男人面前的茶幾上,擺放著一只手提箱。男人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左手放在手提箱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門羅說笑著。

    “維克多……維克多……”門羅微笑著重復面前這個男人的名字,隨后繼續說道:“這次那四個人讓你來找我,是想讓我成為第五個人。還是有什么新的工作,讓你來傳達一下……”

    說話的時候,門羅站起身來,走到吧臺倒了兩杯威士忌。走回到剛才坐的位置上,一杯遞給了那個叫做維克多的男人,另外一杯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深深的吸了口氣,淺淺的喝了一口之后,這才對著維克多繼續說道:“這是維多利亞時期的威士忌,知道你要來,我才把這瓶酒打開。現在時興喝紅酒,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能欣賞這種酒的醇香了。”

    說著,門羅將自己的酒杯伸到維克多的面前,兩個人碰了酒杯之后,維克多看也不看杯中的威士忌,直接將酒杯送到嘴邊,仰脖一飲而盡。而門羅還是淺嘗了一口,看著維克多面前已經空空如也的酒杯,微微一笑,說道:“什么時候你喝酒的風格開始怎么粗曠的?早知道你這樣的喝法,我就直接拿啤酒的……”

    說話的時候,門羅瞇縫起來眼睛,看了一眼維克多面前的手提箱。笑了一下之后,接續說道:“我們認識多少年了?有二十年了吧?”

    維克多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說道:“正好二十三年零四個月,這個我記得很清楚。當初我進暗夜的第一天,第一個和我說話的人就是你。雖然那個時候你還不是No1,不過也是排名前十的人物。想不到三年之后,我會成為你的專屬聯絡人”

    門羅微微一笑,將杯中酒分了一半給了維克多,隨后自言自語的說道:“二十三年了,時間過的還真是快……”這句話說完之后,門羅頓了一下,沖著維克多笑了一下之后,又繼續說道:“那我和你說什么了?不會是問你借錢了吧?”

    維克多也笑了起來,對著門羅說道:“你對我說的是;哥們兒,可以借我二十五美元嗎?我會免費替你殺個人作為補償……”

    沒等維克多說完,門羅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糾結起來。有些夸張的對著他的專屬聯絡人說道:“我的朋友,那你算賺到了,知道現在我的出場費要多少嗎?說吧,是哪個國家的總統,還是哥倫比亞的毒梟。我給你一個建議,繞過暗夜,直接去接這些懸賞任務會劃算的多。”

    維克多哈哈一笑之后,再次喝干了杯中酒,隨后笑著對門羅說道:“你以為我會那么愚蠢嗎?二十五美元能換回來暗夜No.1的人情,有什么能比這個更劃算的嗎……”

    兩個人說笑了一陣之后,門羅突然話鋒一轉,盯著維克多的眼鏡,說道:“那么現在可以說你來的目地了吧?”

    這句話說完,維克多的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馬上低下了頭避開了門羅的眼神。就這樣冷場了半晌之后,維克多努力的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后,終于抬起頭來,看了門羅一眼,說道:“我帶來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那四個人經過投票決定,認為你最近的表現太張揚,已經引起了FBI的注意。如果放任你這么繼續下去,早晚會危及到暗夜。他們決定要終結你的生命,執行人就是--我。”

    說到這里的時候,維克多深深的吸了口氣,隨后看了一眼手下的箱子,繼續說道:“箱子里面是五公斤濃縮炸藥,由一個壓力感應裝置控制,只要我的手從箱子上挪開就會爆炸,爆炸的威力可以讓你這艘漂亮的游艇瞬間化為粉末。周圍那幾艘游艇上都是監視者。只要船一爆炸,消息馬上就會通知到那四個人的耳朵里……”

    維克多說話的時候,門羅臉上的表情沒有一點變化,撲克臉一樣看著自己的聯絡人。一直等到維克多說話,門羅才說道:“那么伊麗莎白和喬治呢?你陪我葬身海底之后,他們怎么辦?”

    說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維克多沉默了起來,他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復雜起來。過了半晌之后,才看著門羅說道:“暗夜會給一個我殉道者的身份,還會給伊麗莎白開設一筆基金,這筆錢能確保她后半生不會因為錢的問題發愁。而喬治在他十八歲生日的當天,將接管暗夜在意大利幾家奢侈品公司的股份。我能為他們做的就只有這么多……”

    “那么我呢--”沒等維克多說完,門羅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森然的看著這個認識了二十多年的朋友,繼續說道:“我們認識了二十三年,你做了我二十年的聯絡人。中間有半年你出來做執行者,不過你沒有這方面的的天賦,幾次死里逃生都是我把你救出來的。當年我把你從委內瑞拉救出來的時候,你跪在我面前發誓這輩子都不會背叛我,背叛這個單詞你就是這么理解的嗎?”

    “對不起……”維克多嘆了口氣,錯開了門羅的目光,看著面前的空酒杯,幽幽的說道:“你說的對,我和你不一樣,我沒有你們執行者的天賦。我不能也不敢違背暗夜的指令,你知道暗夜的規矩,如果不按著那四個人指令辦的話,我會死,伊麗莎白和喬治也會死在各種意外當中,我不能冒險……”

    說到這里,維克多頓了一下,抬頭看了門羅一眼,說道:“抱歉,我的朋友,我會在地獄里給你賠罪。”說完之后,他的手就要從箱子上面移開。

    就在這個時候門羅突然說道:“不想在臨死之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嗎?整個暗夜都沒有人知道我的能力,這個是我最大的秘密,你打聽了二十三年,現在馬上就要和我一起下地獄了,真的要帶著遺憾下去嗎?”

    聽了這幾句話,讓維克多的手暫時停留在箱子上,他看著門羅,眼巴巴的等著他說出來這個困擾了整個暗夜的秘密……

    看著維克多的欲言又止的表情,門羅笑了一下,看著這個認識了二十三年的老朋友,直接說道:“我的能力是時間--”說到關鍵的時候,門羅將嘴巴湊到了維克多的耳邊,低聲的說了一句什么。

    “上帝……“這句話說完,維克多驚詫的嘴巴張開,半晌之后才看著門羅,才喃喃的繼續說道:“這簡直就是上帝將他的權力分了一半給你,如果不是認識你這么多年了,我會以為你會是耶穌基督的兄弟。”

    看到他的反應之后,門羅微微一笑,隨后繼續說道:“現在再給你一個選擇,如果我把你藏到一個暗夜觸及不到的地方,你會選擇平平安安的過完下半生嗎?”

    門羅說完之后,維克多的身子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維克多,這個過程持續了差不多一分鐘之后,維克多才長長的出了口氣,搖了搖頭之后,說道:“對不起,我的朋友,你的能力不是我的,我不能讓伊麗莎白和喬治冒險。”說到這里,他指著面前的空酒杯笑了一下,對著門羅繼續說道:“可以再請我喝杯酒嗎?”

    維克多的回答在門羅的意料之中,他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看了這個老朋友一眼之后,走到吧臺前將大半瓶的威士忌拿了過來,隨后親手給維克多倒了半杯酒。

    維克多沒碰酒杯,直接將酒瓶抓起來,一仰脖灌下去大半瓶之后,紅著眼說道:“真是好酒……”這句話出唇的同時,他的手已經從從箱子上抬了起來……

    第三章 新生活的節奏

    在一陣巨大的爆炸聲當中,門羅的游艇在中間被炸成兩截,隨后兩截游艇快速的沉入了海底。爆炸引起的波浪讓周圍幾艘游艇搖晃個不停,半晌之后,海面才恢復了平靜。周圍幾艘游艇上的人盯著門羅游艇沉入海底的位置,直到兩截游艇徹底的沉入海底之后,中間游艇甲板上站著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才喃喃的自言自語說道:“門羅的時代結束了……”

    說完之后,老人拿起身邊的衛星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對著電話另一邊的人說道:“非常完美的煙火,現在可以考慮下一任No.1的人選了。”

    就在老人說話的時候,船艙里面走出來幾個身穿潛水衣的人。老人掛了電話之后,對著這幾個即將要下水的人擺了擺手,說道:“算了,別打擾他了,就讓這個暗夜的傳奇藏身海底吧……”

    就在老人說話的同時,游艇最底部一間存放物品的船艙里面,坐著本應該葬身海底的門羅。他手里面拿著一張有些發黃的照片,照片上面是一個只有三四歲的華裔小男孩,照片后面寫著三個漢字--林淮步。門羅眼睛盯著照片里面的小男孩,自言自語的說道:“看到我們見面的時間要提前了。”

    三天之后的清晨,米蘭機場的VIP休息廳里。門羅化妝成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坐在角落的沙發上休息,由于早班飛機只有他這么一位VIP客人,諾大的休息室里面也只有他這么一位客人。門羅要了一杯加了威士忌的愛爾蘭咖啡之后,請服務人員離開了休息室,他自己慵懶的坐在沙發上,一邊慢慢的品嘗著咖啡,一邊翻看著當地的報紙,享受著即將天亮之前的這份寧靜。

    看過了幾份報紙,都沒有對三天前沉船事件的報道,看來那天的事情已經完全被暗夜的人掩蓋住了。就在門羅準備要放下報紙的時候,他手中的報紙卻“呼!”的一聲著起火來。門羅冷笑了一聲,在火焰即將要燒到他手上的時候,才將報紙隨手丟掉,隨后扭過臉來,對著身邊的空氣慢悠悠的說道:“還以為你只會躲在暗處殺人滅口,想不到你也敢現身走出來。”

    門羅的話剛剛說完,就在他目光對準的位置,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個直徑在兩米左右的大火球。一個戴著墨鏡,身穿黑衣的亞裔年輕男人從火球里面走了出來。就在他腳尖落地的一剎那,那個巨大的火球瞬間消失,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黑衣男人從火球中走出來之后,笑嘻嘻的沖著門羅拍了拍巴掌,嘴里同時說道:“偶像就是偶像,憑這份淡定,就不愧是為偉大的門羅,暗夜的NO.1……”聽到自己的名字從黑衣人嘴里說出來的時候,門羅的眉毛向上挑了幾挑。

    黑衣男人一邊說著,一邊不客氣的坐到了門羅的面前。將門羅面前的咖啡拿起來,喝了一口之后,立即做了一個馬上要吐出來的夸張表情,‘好容易’將嘴里的咖啡咽下去之后,才皺著眉頭說道:“還真有人喜歡這種有酒味的咖啡,不過喝完這一杯之后會有什么樣的感覺?在酒醉和清醒之間掙扎?這樣多喝幾杯會不會精神分裂?”

    從黑衣男人出現到現在,門羅一直都沒有說話,只是木然的看著面前這個黑衣男人,等他說完之后,才古怪的一笑,隨后對著這個人說道:“我應該沒有見過你,禮貌上你是不是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呢?我都已經這幅樣子了,自己都認不出來,你又是怎么認出我來的?”

    黑衣男人摘掉了墨鏡,藏在墨鏡后面的竟然是一雙好像白內障病人一樣的白色瞳孔。黑衣男人將頭湊到了門羅面前,白色的眼珠盯著門羅,夸張的哈哈一笑之后,卻又做出來恭敬的姿態,將右手伸到了門羅面前,做了個要握手的姿態,說道:“我叫小林覺,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門羅看了一眼小林覺眼眶里面的白色瞳孔,頓了一下之后,才微皺著眉頭說道:“日本人?”

    “是……”這個叫做小林覺的男人還沒有說完,嘴里和身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冒出來一股混合著咖啡氣味的酒氣,隨后肚子里面翻江倒海的感覺不受控制的涌現出來。他猛的一低頭,張嘴“哇!”的一聲,將肚子里面的東西一股腦的吐了出來。吐了一陣之后,小林覺的身子的一晃,“撲通!”一聲栽倒在地。就這樣倒在地上還是吐個不停,空氣當中除了酸臭的味道之外,還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酒味。

    就在小林覺嘔吐的時候,門羅的面前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已經倒空的威士忌酒瓶,和一個同樣已經空了的咖啡壺。

    好容易等到小林覺連膽汁都吐干凈了之后,門羅才微笑著對他說道:“現在知道喝了威士忌加上咖啡,會有什么樣的感覺了嗎……”

    小林覺目光呆滯的看著門羅,他滿身的酒氣,自己都不知道門羅是怎么把酒灌進他肚子里的。嘗試了幾次都沒有爬起來之后,小林覺最后索性就這么坐在地上,愣愣的看著門羅,說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門羅似笑非笑的看了小林覺一眼之后,慢悠悠的說道:“你現在有提問的權利嗎?繼續回答剛才問題,你是怎么發現我的?”門羅剛才使用他的能力,將整整一瓶威士忌灌進了小林覺的嘴巴里面。除了給這個白色瞳孔的年輕人一個下馬威之外,還有就是趁著酒醉套出來這個白色瞳孔亞洲人的來歷。

    小林覺干嘔了一陣之后,目光渙散的看著門羅。不過這個白頭發的年輕人卻再沒有說話的一絲,只是看著門羅一個勁兒的傻笑。

    “呃,想不到你還受過酒醉的訓練”門羅的臉上終于多少顯露出來意外的表情,不過這表情稍縱即逝。看著滿臉通紅的小林覺,,門羅微微的一笑,說道:“那我就只能換種和你說話的方式了……”

    門羅的話還沒有說完,小林覺本來已經麻木的神經突然緊張起來。從他的脖子下面傳來一絲帶著溫熱的疼痛感覺,小林覺順手一模,一股粘粘地帶著血腥的液體粘在他的手上,不用看也知道手心里面的是鮮血。

    門羅還是一動不動的坐在座位上,微笑看著已經是滿臉驚恐的小林覺。這個日人人自己都不知道脖子上什么時候出現了一道七八寸的傷口,好在只是外皮被割破,雖然看上去血流不止,不過這點傷勢也不是造成致命的傷害。

    不過小林覺明顯不是這么想的,從剛才他就一直沒有想通那整瓶的威士忌和咖啡是怎么灌進肚子里的,更別說現在脖子上突然出現的這道傷口了。一開始小林覺還以為門羅的能力是瞬間移動,但是經過這兩次之后,他又開始疑惑起來。這個有著白色瞳孔的日本男人之前見過有瞬間移動能力的人,而門羅的能力明顯要高了不止一籌。他完全想不透門羅到底是什么樣的能力,也明白門羅要他命的話,自己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自打小林覺有了控制火焰的能力之后,像這樣發自內心的恐懼還是第一次。

    抬頭看了一眼還在等著他回答的門羅,小林覺苦笑了一聲之后,也不管脖子上的傷口,有些夸張的攤開了雙手,對著這個男人說道:“好吧,我說……”

    本文每頁顯示100行  共77頁  當前第1
    返回章節列表頁    首頁  1/77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或→快捷地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下載暗夜將至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遇到空白章節或是缺章亂碼等請報告錯誤,謝謝!
    甘肃快3推荐号码
    <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华东六省彩票开奖公告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 北京快乐8在线开奖 全民欢乐捕鱼ol 浙体彩20选5最新开奖结果 uk大上海时时平台 江西时时被停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直播 北京时时开奖官网 168急速赛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