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久久小說網
    最新小說 | 小編推薦 | 返回簡介頁 | 返回首頁
    (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鼠標滾輪控制速度)
    選擇背景色:
                        瀏覽字體:[ 加大 ]   
    字體顏色: 雙擊鼠標滾屏: (1最慢,10最快)
    醫生,給我開點藥_分節閱讀_第1節
    小說作者:紅心柚子核   內容大小:170 KB  下載:醫生,給我開點藥txt下載   上傳時間:2019-03-06 20:01:00

    《醫生,給我開點藥》

    作者:紅心柚子核

    文案:

    一別八年,楚清再次見到程易安是在醫院的急診部。

    作為醫院常客的她手里打著吊瓶,坐在靠窗的皮質沙發上,意志昏沉。

    楚清接過那人遞過來的暖水袋抱在胸口,“我記得你當初說想學金融……”

    程易安沒答,抬手將點滴的速度調慢,垂眸盯著那只粉色的暖水袋,“我也記得當初有個人說大學想跟我去一個城市。”

    ……

    —“你為什么學醫?”

    —“進了M市最好的醫院,總有一天能見到你。”

    *沉默寡言神外科醫生 X 體弱多病美食編輯

    內容標簽:都市情緣 情有獨鐘 歡喜冤家 甜文

    主角:程易安,楚清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十二月底,M市一夜之間入冬。

      楚清加班結束回家的時候已經凌晨了,一路上裹著條珊瑚絨的粉色毛毯低著頭哆嗦著趕路,幸好夜里街上行人不多,沒人朝她投去異樣的眼光。

      快步到家,楚清一秒沒停地洗漱完,整個人縮進被窩里,她懷里抱著兩個湯婆子捂了好一會兒,體溫才稍稍回升。

      她腦子里記掛著后天要發的公眾號文章,僅僅思考了一個框架就睡熟了。

      次日一早酒店,楚清照常醒來,喉嚨干澀,腦袋像灌了鉛般地重。她探身從床頭柜里拿了紅外線測溫計測過體溫后,起身準備去醫院吊針。

      三十八度五,靠退燒藥是降不了溫的。

      穿戴整齊后打開地圖,她半個月前剛搬過來,對附近還不太熟悉。好不容易掛完號,到急診室一看,前面還有十多個人排著隊。

      楚清靠在墻上瞇著眼等待,終于聽見護士叫到了她的名字。

      “發燒,三十八度五,不咳嗽不流鼻涕沒有其他癥狀,頭孢過敏,麻煩您幫我輸液。”楚清一口氣說完后,側著臉等著醫生給他量體溫。

      辦公桌后面的男醫生盯著電腦上的病人信息沒動,又抬頭看了楚清兩眼,見楚清微微皺眉以后才趕緊抽了跟溫度計給她,還沒消毒。

      楚清嘆了口氣,默默從不銹鋼罐子里取出個酒精棉球擦了擦,檢查了刻度以后才老老實實地將溫度計含進嘴里。

      比起從前常去的那家醫院的測溫槍,這水銀溫度計的效率也太低了。而且這醫生跟沒睡醒一樣,不知道靠不靠譜。

      到時間后楚清將溫度計拿出來看了一眼,跟早晨量得一分不差,她遞給男醫生,又重復了自己要輸液的要求。

      “先吃點退燒藥試試吧?”戴著口罩的男醫生建議,“或者打退燒針。”

      “直接輸液吧。”楚清搖搖頭,她這體質退燒難,輸了液好得快些。

      男醫生見狀也不堅持,利索地敲著鍵盤開藥,隨后讓楚清拿著病歷卡出去交錢。

      這醫院楚清沒來過,交完費后暈頭轉向地直奔手術室走,半路上被護士攔下來了帶到了藥房拿藥。折騰了半天終于到了輸液室,楚清尋了個靠窗的軟沙發坐下,醫院有暖氣,她坐下沒一會兒眼皮子就往下耷拉。

      “楚清,楚清!”

      “楚清,32號楚清在嗎?”

      ……

      護士推著推車在走道里喊著,來回走了兩遍,才發現了窗邊縮著的人。輕輕拍了拍楚清的胳膊,詢問:“楚清嗎?”

      楚清這才驚醒,揉了揉眼睛小聲道:“是我,不好意思……”

      “沒事兒,你掛哪個手?”護士略有些生澀地拆開吊針的包裝,緊張地舔了舔嘴唇。她拍了拍楚清的右手手背后在她的手腕處勒上橡皮管,并沒有想象的青筋凸起,護士皺著眉,盯著楚清不太明顯的經脈看。

      楚清將頭撇到旁邊去,不看她進針。很快,手背刺痛,以她吊針多年的經驗,知道這第一針沒找到血管。楚清抬頭朝護士笑了笑,安慰道:“沒事。”

      “不好意思啊,我,我剛工作不久。”

      護士將針頭略微抽出來一些,然后換了個角度進針,還是沒有回血。她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將針頭拔出。

      “你忍一忍。”說話間護士再次進針,還是沒回血。

      楚清紅著眼睛,咬著下嘴唇,正要說沒事兒,突然手腕被人拉了去。

      “我來吧,掛左手。”程易安動作很利索,拆了楚清右手的橡皮管綁到左手,進針后粘膠布,調整滴速,最后還從口袋里拿了個空藥盒出來綁在楚清的手心里。

      “不用。”楚清皺著眉想抽手,小孩子才綁著個防止脫針的藥盒子固定手掌,她從沒見過成年人用的,就算是粉色的藥盒也不行。

      程易安對她的話恍若未聞,用膠布將藥盒和楚清的左手固定得死死的,隨后轉身離開。再回來的時候手里拎著個塑料的輸液瓶,里面灌的是淺黃色的液體。

      這是他們醫院自制的暖水袋,將自來水注入輸液瓶里,用的時候放進微波爐打兩分鐘就熱了,可以循環使用。護士為了討小孩子歡心還往里頭加了些顏料做成了彩色的。

      程易安將暖水袋遞給楚清,站在原地沒動。

      楚清觸到暖水袋后一個激靈,拎著尾部的掛環問道:“這什么?黃黃綠綠的……”看起來實在是有點像檢驗科的東西。

      “暖水袋。”程易安皺了皺眉,黃黃綠綠的……楚清這話一說他也覺得這液體詭異了起來。

      楚清松了口氣,將暖水袋抱進懷里,還沒來得及向眼前戴著口罩的男醫生道謝,跟前人就不見了。許是有事兒走了,畢竟急診那么多病人,她心想。

      迷迷瞪瞪地眨了兩下眼睛,楚清剛要睡著,突然被人搖醒了。

      “我們換個位置吧?”楚清的位置前站著個老太太,老太太一手插著腰,一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塑料板凳,語氣里沒帶著一點商量:“我兒子傷了腿,坐沙發舒服些。”

      楚清抿著嘴雖有些不情愿,可還是點點頭。

      老太太一見她答應了,連忙伸手去拿她的輸液瓶,還回頭招呼不遠處的兒子過來。

      楚清剛起身就被人按了回去,抬著頭一看,是方才的男醫生去而復返。她微微皺眉,有些不解。

      程易安將老太太手里的輸液瓶重新拿過來掛好,隨后拿過她手里的病例看了一眼,說道:“您兒子是痔瘡,少坐沙發,坐硬板凳有助于恢復。”程易安這話說得十分專業,沒有半點尷尬。

      老太太則是怒目圓瞪,有怒不敢言。

      “您的病例。”程易安態度有些冷淡,將病例還給她后站在原地沒動,直到老太太離開以后才轉過身去。

      “您還有事兒嗎?”楚清見這醫生賴著不走,怯生生地抬頭問了一句。

      楚清這才直視到了男醫生的臉,被藍色的口罩擋住了大半。唯一露在外面的就是一雙眼睛,架著金絲邊眼鏡。鏡片下的雙眼平靜得沒有一點波瀾,卻又深邃得好像能把人吸進去一樣。

      也這眼鏡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戴著口罩竟然不起霧。

      男醫生的眼睛很大,外雙。楚清一眼就覺得他像個故人,隨即又否定了自己。那人是內雙,而且,他怎么都不可能學醫……

      見她發問,程易安抬手摘了口罩折疊整齊后放進口袋,然后將手里的粉色暖水袋遞給了楚清。

      楚清微微睜大了眼睛,她今日沒帶隱形眼鏡,此刻只能瞇著眼睛,努力地想看清眼前人的胸牌。程易安的胸牌被他斜插進了白大褂的口袋里,只留一個安字在外面。

      見楚清瞪著眼睛想看,程易安勾了勾嘴角,將胸牌抽出舉到她眼前。

      楚清看清楚那三個字后,腦中轟地一聲,輸液室中嘈雜的聲音在那一刻全部消失了。空氣中仿佛只剩下她的心跳……噗通,噗通,心率過速。

      楚清微微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半張著嘴汲取著空氣,許是因為發燒的緣故,臉像火燒一樣地燙。

      楚清在腦子里想過無數次和他偶然相遇的畫面,獨獨沒有今日的場景。如此局促,尷尬,她甚至不能好好地跟他程易安揮手打個招呼,此刻她連故作輕松的力氣都沒了,渾身像是被抽干的精氣神一樣,只能靠在沙發里干瞪眼。

      程易安跟她相比起來就淡定多了,雙手插兜淡淡道:“好久不見。”

      八年,從她當初不辭而別到今天。

      程易安方才接到電話的時候都不敢相信,在走廊上僵了半晌。

      姚宇成今天在急診值班,打電話說剛才看見楚清了,他還重復了保證了許多遍,一定是高中坐他們倆前座的那個楚清。

      程易安隨即翹了查房,一刻不耽誤地就跑到了急診。直到看見了窗邊那頂熊耳朵的帽子,程易安才感覺全身停滯的血液又流通了起來。

      “你怎么學醫了?我記得你當初想學金融……”楚清反復醞釀了好久,才將舌尖的一絲苦意咽下,喉嚨火辣辣地,著實難受。

      程易安一家從醫,當年他為了學金融跟家里鬧翻了,還吃了楚清半個月的飯卡。

      程易安推了推眼鏡,低著頭似是笑了一聲,“我記得當初有個人想跟我去一個城市……”最后還不是不辭而別。

      年少的話幾分能當真程易安不知道,那時的他只知道楚清身體不好,喜歡M市。所以報考了醫學院,申請了M市人民醫院的實習名額。程易安想著每天在醫院轉轉,是不是總有一天能遇見她,婦產科也好其余的地方也罷,見一面就好。

      見她低著頭不語,程易安也沒再說什么。指了指輸液瓶示意楚清不許私自調整滴速,然后轉身走了。

      這丫頭每次都嫌棄吊針滴速太慢,恨不得往血管上插個漏斗直接往里頭灌藥水才好。

      楚清看他離開的背影,又低頭看了看自己今日的裝扮,幼稚的卡其色棕熊毛絨帽子,厚重的黑色面包服包裹得她整個人如同卡通巧克力歐包一樣富態。

      程易安就不同了,全身著黑白二色,盡管今日氣溫直逼零下,還是不顯臃腫。秋冬款的白大褂又挺括,顯得人更加高大挺拔。

      七八年的學醫生涯似乎也沒讓他損失多少頭發,額前的發際線比楚清都要靠前。

      從前人們都說男人年紀越大越有魅力,那時候楚清還不信,如今一見八年后的程易安確實比十七歲的時候多了點成熟的味道。

      雖然他那時候就少年老成,不喜言語,冷淡得像塊冰。

      可楚清還是將人捂熱了,只不過剛捂熱不久她就離開了,然后一別就是八年。

    第2章

      吊針要打兩天,楚清第二天一早就請假去了醫院。將藥送到護士臺,她依舊坐在昨天的沙發上,不時地抬頭往門口張望。

      今日給她扎針的還是昨天的護士,那護士一見是楚清,扭頭就走叫來了護士長。護士長約莫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女人,進針很順利,也沒給楚清綁藥盒。

      楚清存了些私心,總想再見程易安一面,從進了醫院開始就到處張望。卻沒想到從扎針開始一直到睡著,那人都沒出現。

      “能跟我們換一下位置嗎?”

    本文每頁顯示100行  共42頁  當前第1
    返回章節列表頁    首頁  1/42  →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小提示:如您覺著本文好看,可以通過鍵盤上的方向鍵←或→快捷地打開上一頁、下一頁繼續在線閱讀。
    也可下載醫生,給我開點藥txt電子書到您的看書設備,以獲得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遇到空白章節或是缺章亂碼等請報告錯誤,謝謝!
    甘肃快3推荐号码
    <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menuitem id="iokdi"></menuitem>
    <input id="iokdi"><ins id="iokdi"></ins></input>
  • <progress id="iokdi"><span id="iokdi"></span></progress>
  • <li id="iokdi"></li>
  • <dl id="iokdi"><s id="iokdi"></s></dl>
  • <dl id="iokdi"><ins id="iokdi"></ins></dl><div id="iokdi"><tr id="iokdi"><object id="iokdi"></object></tr></div><li id="iokdi"><s id="iokdi"></s></li>
    <div id="iokdi"></div><div id="iokdi"><s id="iokdi"><strong id="iokdi"></strong></s></div>
  •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368cmd体育平台 重庆时时是合法吗 腾讯分分彩万位大小单双 排列三手机软件哪一个好 英超联赛 上海福彩4d今天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真有人中大奖吗